跳到主要內容

文章

硬筆心得隨寫(二)

(四)寫字力道 如何控制寫字的力道,應該是很多練字的人會有的疑問。我倒是之前聽過一個說法,覺得還蠻貼切的,是「像拿著樹枝在沙灘上寫字」,只要輕輕畫過、帶過就可以了。 
而我自己的感覺,是找到筆跟紙的最小摩擦力,用「溜」地就好了。 
(五)寫字工具  原子筆:  ZEBRA:Piccolo FINE 0.7  SKB:SB-202 秘書型原子筆  (ZEBRA比SKB品質穩定,我現在都用ZEBRA比較多) 
鉛筆:  STAEDTLER:110 紅武士 HB 
紙:  iPaper(開數大小有很多,自己選適合的) 
有的人問鋼筆,但我練硬筆字,就是從最簡單的「原子筆」和「鉛筆」入手,鋼筆的學問太多,筆、墨水都是,花費也不少。而我向來喜歡簡單的東西,所以也就從最簡單的方式入手,先不讓自己在工具的選擇上花腦筋。而且說真的,光原子筆、鉛筆,就很好用了!
最近的文章

硬筆心得隨寫(一)

(一)寫字vs.練字 「寫字」跟「練字」不同。「寫字」,可隨心所欲些,既不論美醜、也不用在意成效,靜心當下完成一筆一畫即是;但若想「練字」就不同,練字不是一直寫、一直寫,而是每次下筆,都要把眼力、手力、心力,放在每個字上。 
 
不論寫字、練字都好,就看自己的需要是什麼。而之後「硬筆心得隨寫」,則偏重在「練字」方面。與同學每週的聚會分享,也大致會順著這些隨寫心得。
(二)握筆姿勢 我初練習硬筆字不久,就發現寫一段時間後,手容易僵硬痠痛,那時就決定先從調整握筆姿勢開始(這篇教學,是我覺得不錯的,也是唯一保存留下的)。當然要對抗長久以來的執筆習慣,並不容易;因此初調整時,若覺得手會抖、筆不穩,也都是正常的現象。 
 
關於握筆姿勢,最重要的是手能靈活、放鬆,嚴格講起來,也應沒有哪個姿勢是最正確、最好的。這倒不是說各種握筆教學,就沒有參考價值;而是與其尋找「最正確」的,倒不如說要嘗試出「最適合」自己的。
會這麼講,是因我看過各種書法執筆,不論直的、斜的、捏的、握的、懸的,因人而異,但一樣都能寫出好作品。因既有多數的通則,也就有少數的特例,因此倘若覺得自己的握筆姿勢,既能順手,也無不適,倒也不見得一定要勉強跟隨所謂正確的、標準的。
(三)拿得「穩」≠拿得「用力」 握筆姿勢另有一重點,是筆要拿得穩。筆拿得穩,才能寫出穩定的筆畫。但拿得「穩」≠拿得「用力」,試想手若是緊繃,怎麼能寫出好字?又怎麼會想常常練習? 
 
其實不只寫字,任何技藝的表現,最終講的都是要「放鬆」,放鬆才能游刃有餘地發揮。而小時候,書法老師總會不其然走到同學身邊,把毛筆用力一抽,用此檢驗握筆是否「夠力」的作法(不讓老師抽起來才算合格),個人是覺得有待商榷的。

罷韓有感(二)

二戰期間,邱吉爾率領英軍及同盟國力抗德國納粹,最後反敗為勝,打贏二次世界大戰。當時的邱吉爾,帶領英國經歷最困難的時期;但二戰後的首次大選,英國人民卻未選擇邱吉爾所屬的保守黨,使邱吉爾因此丟了首相職務。邱吉爾卸任時,留下了一句至今仍傳頌著的政治名言:「對傑出內閣首相的無情,是偉大城市的象徵。」這句話,也曾被1998年競選連任台北市長失利的陳水扁借用為:「對進步團隊的無情,是偉大城市的象徵」。

罷韓案的結果或許很難令人接受,但這就是民意多數決的結果。此時想起了邱吉爾的名言,不知是否能提供韓支持者,另一個觀看與安慰的視角?

近來猶疑

我一直期待自己能寫下這篇,雖是片片段段零星的想法,但當能完成它時,也代表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與自我對話後,我已能把自己心中的猶疑、想法和主張,理出一個脈絡來。

(一)
唐鳳說:「所謂的完美、適合,很多時候都是跟機會彼此相處得來的結果,在這之中也要調適自己。」這句話或也可這麼說,所謂的完美、適合,很多時候是跟「外在因緣」、「外在條件」彼此相處得來的結果;而我在這段時間所思索、找尋的,也是這個「調適」,它包括了如何在人生的無常中,適應變化,以及如何在取捨間可能的遺憾中,有智慧的去接納與平衡。
(二)
有時,我會把一件事分成「外在的、形式的」與「內在的、本質的」兩方面來想;尤其是在事情無法盡如人意時。而同樣一件事,也會因兩種不同的觀看角度,而有截然相異的評價。

回想兩年的研究所時光,對我其實是一個意外的插曲。大學讀的是自己始終提不起勁的商科,因此,當年畢業對我不啻是一種解脫,一心想的就是離開學校、離開這些無聊的教科書,去從事自己喜愛的文字工作。而在社會打轉近二十年後,應著機緣湊巧,我又回到了當初從沒想過再踏入的校園,並遇上了自己真正興趣的學科。這兩年時光,我如入寶山,走進了更深廣的佛學領域,好多次都有那種為知識、為學問燃燒的熱情在心裡激昂著;我也認識了才德兼備的教授、將宗教修行與人生態度、人生生活結合的同學,各式各樣、形形色色的人事物,都豐富了我這段時間的人生經歷和視野。

當我這麼說時,一般相信都會認同,這段過程於我是增色的、充實的、加分的;然而,當我接著說,我未能完成論文、完成學位時,同樣一件事,也會出現一百八十度截然不同的評價,這兩年的時間,轉瞬就變成了「浪費」……

若細想,其實事情是同樣的,但著眼的角度不同時,原本的「充實」,就變成了「虛擲」,是學位在定義價值,而非為學的本身。而我便是在這個「外在的、形式的」與「內在的、本質的」的思考碰撞中,開始找到或可寬慰自己、確立自己的出口。
(三)
當然,我並不否認「外在的、形式的」與「內在的、本質的」若都能兼具,自然是最圓滿的結果;對於這樣一個理想的目標,我曾經也努力著、盼望著。

只是當條件無法具足時,我是寬慰自己,也鼓勵自己,多去欣賞、品味一件事的內在與本質,尤其是讀書——在這件我向來喜歡的事情上。外在因緣或許多變,但當可確立的是,對一個真正享受讀書、享受知識的人,無論它最後通向何方、在哪停頓、在哪佇足,都應無損於與它共處的每一個當下。
(待…

罷韓有感

(一) 投票結果,讓人意外,原本以為不低的門檻,應是無法過關的。

這個結果,有人認為是假藉民主、踐踏民主、羞辱民主,是台灣之恥;也有人認為是民主發光、民主印記、民主新頁,是歷史時刻。其實,民主的本身,就是去接納社會存在不同的聲音,如李文亮曾說的:「一個健康的社會,不該只有一種聲音」;因此,倒不用去爭辯是「退步」還是「進步」,相反的,便是因為兩種聲音都有了,有正有反、有左有右,這才體現了民主的精神,讓人更珍惜身處的是一個健康的、多元的、開放的社會。
(二) 「這個結果值得所有從政者警惕,面對選民付託,要永遠心存感謝,更要戒慎恐懼,在民意之前,我們必須謙卑。」柯文哲這番話,令我印象深刻。我想這句話,不只用於從政,用於商道、用於為學、用於做人處事,「心存感謝」、「戒慎恐懼」、「必須謙卑」,都是一樣適用的。

有原心,小確幸

早上看到他在fb上寫了一則簡短的文字,謝謝有原心,一早就收到書了……

事情是,昨天早上接到他的電話,說是要為過世的阿嬤助印《父母恩重難報經》,阿嬤的告別式在星期日,他希望能在這之前收到,運費要加收多少,他都可以補……我感受到他的心意和掛慮,告訴他沒有問題,中午前就會幫他寄出。在郵局,我算了算時間,便利箱的運送,在星期日前到達,應是沒有問題,但後來還是決定再加價以「當日快捷」的方式寄出。

其實,這不過是有原心日常工作中,再例性不過的一件事。但一早看到他的貼文,心裡還是熱熱的,也好在自己昨天寄出前,有多想了一下。這個多想一下,卻讓彼此在互動中,都感受到了對方的心意,多麼的美好。

有原心的工作,常常便是給我這樣的感受。尤其是今年開始,不論是收到一般社會大眾,或矯正機關裡來的鼓勵和支持,每一封、每一則都在我心裡盤桓甚久。我常常會想,他們為什麼願意這樣無償地捐獻;或者說,助印的機構那麼多,而他們為什麼選擇了有原心。每每想到這些,都讓我一再地提醒自己,每一筆的單子、每一次的回饋,雖不到說是什麼「託付」,但「信任」總是有的,面對這每一份信任,我都應該戰戰兢兢,確實落實,並將這些資源,繼續做更好的發揮。

很多話,總是想說的多,卻說出的少。有時很想在有原心的fb上說說,但又覺得似有些矯情,或者好像在打廣告般。因此,我能做的,其實就是用心處理每一筆單子,盡可能地滿對方的願、滿對方的期待;因為有原心的成長,其實也就是來自背後這每一位的有心人。

我常常想到陳爸的親筆感謝信,那種心意,我想我是能懂的;想還的都是那份對遠方人,心底甚深的感謝。

教育的可能

(一)
我們的教育引導孩子,要有好的學歷、工作,才能有好的生活;因此它的任務,便是帶領我們完成這些目標。然而,教育有沒有可能帶領我們認識的,不在遠方,而是生命的本身?

它不作為器用,相反的,是強調原點,更甚於目標;是告訴我們如何沒有好的學歷、工作時,人一樣能有好的生活。

(二)
難的不是「去貧」,而是如何「安貧」;沒有好的學歷、工作、名利、地位時,人一樣能有好的生活,便是「安貧」。

「貧」,未必是物質的匱乏,而是生命本質、內在的回歸,「安貧樂道」所講的是如此,教育所該引導的也應是如此。